内容正文

原创软银15年来首次亏损,2019财年预亏1.35万亿日元

日期:2020-04-17 00:54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
冠状病毒是最后一击,但糟糕的投资和错误的判断是开始。”

4月13日,日本软银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(2019年4月1日-2020年3月31日)的财务预测。报告称,考虑到当前市场环境的恶化,预计2019财年将出现1.35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890亿元)的营业亏损。相比之下,该公司上一年同期的营业利润为2.07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1365亿元)。

软银另一个麻烦是它投资了15亿美元酒店预订服务公司Oyo。随着全球旅游陷入停滞,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正受到冲击。

软银将美国子公司Sprint从其资产负债表中剔除后,预计2019财年的销售额将下降约36%,至6.15万亿日元。Sprint已与T-Mobile合并。

软银备受争议的会计惯例也加剧了其收益的波动性。当初创公司的估值上升时,愿景基金会记录收益,但这些利润只是账面上的,没有出售股票。在基金创立初期,WeWork和Oyo都贡献了收益。

愿景基金于2017年成立,是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,主要投资者为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主权财富基金。截至去年12月,该基金持有88家企业的股份,其中包括WeWork、Uber和字节跳动。

“鉴于当前市场环境的恶化,这些预测旨在为投资者提供有关财务业绩预期的及时信息。”软银在声明中表示。

他强调了软银大量持股的Uber股价大幅飙升,公司很可能从这笔股份中获利。他还宣布WeWork将卷土重来。

在病毒爆发之际,投资者们越来越担心孙正义的商业帝国及其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稳定性。公司股价一度较今年峰值下跌了50%以上,软银的信用违约掉期(CDS,一种针对债务违约的保险成本)飙升至约10年来的最高水平。

这家预订服务公司的创始人兼CEO里特什·阿加瓦尔(Ritesh Agarwal)4月表示,为应对疫情,公司将在印度以外的国家暂时解雇员工。

自去年WeWork首次公开发行(IPO)和软银随后的纾困失败之后,这家日本集团正接连遭受打击。软银对一些共享经济初创公司押下了重注,这些公司允许人们分享办公室或汽车的使用权。但是,冠状病毒大流行抑制了不必要的人际互动,这些投资也受到沉重打击。

营业亏损大部分来自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将出现的1.8万亿日元亏损,还有8000亿日元属于软银自己的投资亏损。该集团与阿里巴巴相关的投资收益增加会抵消一部分亏损。

根据先前的财务报告,愿景基金在3月当季可能减记约1万亿日元的资产。软银没有详细列出所有遭受打击的初创公司。

孙正义还正受到一些投资者不同寻常的压力。持有软银大量股份的美国激进投资者埃利奥特管理公司(Elliott Management)正向他施压,主张改变公司治理和投资惯例。

原标题:软银15年来首次亏损,2019财年预亏1.35万亿日元

孙正义去年8月计划启动的愿景基金二期也将被冻结。在WeWork投资失败后,融资已经很困难,该公司曾表示将用自己的资金进行投资。

“这会让软银出售资产变得更加紧迫。” 咨询机构Kachitas负责人Koji Hirai说道。

令情况更加复杂的是,26岁的阿加瓦尔还借了约20亿美元增持自己在公司的股份,孙正义还亲自担保了这笔贷款。

但冠状病毒爆发打乱了这些计划。由于疫情防控,从中国到美国,人们不再共用办公室。打车软件公司(软银持有全球四大打车公司的股份)的业务也大量蒸发。就连Uber CEO达拉·科斯罗萨西(Dara Khosrowshahi)都公开宣称,“我不会让我的孩子们坐Uber。”

这将是它自1994年上市以来的最高亏损,也是继2005年3月底首次出现年度净亏损之后,整个集团15年来首次出现亏损。软银2019财年预计净亏损将达到7500亿日元,而上一年同期盈利为1.41万亿日元。

对于62岁的孙正义来说,这是一个戏剧性的转变。就在两个月前,他还在东京表示,WeWork失败之后,软银业务正在好转。“艰难的冬季过后总会迎来春天。”他当时说道。

如今,随着资产被再次减记,被孙正义称作公司未来的愿景基金的亏损正不断累积。据彭博社统计,自软银开始公布业绩(包括最近一个季度的预测)以来,该基金已经累计亏损2400亿日元。

作为应对策略,软银三月份启动了一项计划,准备出售约410亿美元的资产,用来回购股票,偿还债务。软银首席财务官后藤芳光(Yoshimitsu Goto)4月初表示,尽管全球疫情引发市场动荡,但公司将坚持自己的计划。此外,软银还计划出售价值14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集团股份以摆脱困境。

“冠状病毒是最后一击,但糟糕的投资和错误的判断是开始。” Hirai说道。

软银已减记了一些公司的投资价值,包括办公租赁初创企业WeWork和上个月申请破产保护的卫星运营商OneWeb。

“这对软银来说越来越像是一场完美风暴,” 新加坡联合第一合伙人公司(United First Partners)亚洲研究主管贾斯汀·唐(Justin Tang)表示,“问题是,未来是否还会有更多打击。”

Powered by 济南配资平台www.0d88.cn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5-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